English
  • 邮箱帐号
  • 密码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产业研究
2018年资本逃离影视圈 文化传媒板块连跌三年拐点将至
来源:证券日报  发布时间:2018年12月26日

  这一年,国产电影不断带来惊喜,从《我不是药神》到《无名之辈》,口碑逐渐成为票房的主要驱动力,流量明星号召力下滑,新导演、新资本、新势力崭露头角。国产电影市场进一步巩固,总票房达到595亿元,距600亿元一步之遥。

  这一年,院线巨头洗牌潮来临,星美影院掉出行业前五名,格局调整玩家更迭,政策红利不断,8万块银幕的总目标可期。

  这一年,互联网巨头的存在感越来越强,票务平台方面,淘票票扭亏,猫眼上市;互联网宣发方面,阿里影业创立灯塔一枝独秀;内容领域,“优爱腾”三足鼎力,《偶像练习生》、《创造101》、“这就是系列”等原创综艺,将内容比拼的主战延展开来。

  无端风雨,未肯收尽余寒。2016年以来,文化传媒板块市值持续下挫,经过三年的磨砺和调整,市盈率已经处于历史低位,资本出逃行业回归理性,可以相信,中国文娱产业的拐点即将来临。

  电影票房有望破600亿元 《阿修罗》成年度亏损王

  根据淘票票专业版APP统计数据显示,截至12月25日,2018年中国电影票房累计达到595亿元,已超越2017年全年558亿元的票房成绩,创下国内市场新纪录,距离600亿元总目标仅一步之遥。

  从票房排行来看,国产片年内表现亮眼。排在今年国内票房前五位的影片分别为《红海行动》、《唐人街探案2》、《我不是药神》、《西虹市首富》及《复仇者联盟3:无限战争》,票房分别为36.51亿元、33.98亿元、31亿元、25.48亿元和24.27亿元,其中四部影片为国产片。

  业内分析师普遍认为,国产电影的市场空间远未饱和。

  灯塔平台负责人袁娟表示,2018年是特殊的一年。电影口碑正在成为决定票房的关键因素,映后评分在成为推动票房的重要动力。具体来看,包括《我不是药神》、《无名之辈》等影片,均通过口碑发酵进一步支撑其票房表现。

  灯塔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院线上映的电影总量为499部,与去年持平,其中国产电影382部、进口片117部。在国产片总量基本不变的情况下,2018年国产片票房占比从51%提升至63%,票房贡献率首次超过六成。中国电影市场对进口片的依赖性逐渐减弱。

  “我对未来整个国产电影市场充满信心”,阿里影业高级副总裁、淘票票总裁李捷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虽然现在处于一个短暂的阵痛期,但是通过内容升级,用户鉴赏水平的提高以及宣发升级同步后,国产电影质量越来越好,电影市场亦长期向好。

  在国产片不断创造佳绩的同时,国内电影市场正出现新的格局。新导演话语权逐渐增强,包括文牧野、韩延、董越、胡波等在内的多位新锐青年导演,正逐渐站上国内电影舞台的中心位置。

  而传统的五大民营影视公司(华谊、博纳、光线、万达、乐视)正面临着诸多新锐影视公司的猛烈追赶,包括开心麻花、坏猴子影业等,已逐渐成长为不可小觑的影视力量。年内,开心麻花主推的《西虹市首富》斩获票房25.48亿元,坏猴子影业出品的《我不是药神》斩获票房30.99亿元,在诸多从业者看来,开心麻花的沈腾、坏猴子的宁浩已成为国内喜剧市场的金字招牌,具有强大的票房号召力。

  但不容忽视的是,国内电影市场的二八定律尤甚,15%的电影贡献了80%-85%的票房。一方面,大量的烂片院线一日游,供给量过多;另一方面,优质电影太少,好导演、好演员根本不够用。

  大制作亏本的情况比比皆是。今年以来,号称投资7.5亿元的《阿修罗》在上映三天后票房、口碑双双失利,选择映中临时撤档,成了年度亏损王;而汇集了刘烨、布鲁斯·威利斯、宋承宪、陈伟霆、范伟等一众明星的《大轰炸》,在历经诸多波折后无缘国内大银幕。

  院线首轮洗牌 星美岌岌可危

  经历中国电影产业“黄金十年”后,院线野蛮扩张后迎来首轮阵痛期,行业格局裂变,原有的巨头排位正在发生变化,有新势力的较量突围,如红星美凯龙、新城集团;也有集团从高位滑落,最突出的是星美控股。

  淘票票专业版APP显示,2017年,影投公司排名前五位是万达电影、大地影院、横店院线、星美影院、中影影投。而2018年以来,排名变化成万达电影、大地影院、横店院线、中影影投、CGV。

  过去几年间,除星美外,上述影院巨头均已登陆A股,星美系实控人覃辉几次筹划,试图将星美装入A股,均未成功。于是,错失A股的星美在扩张的道路上一路狂奔,根据星美控股最新财报,截至2018年6月份,公司拥有影城数目365家,这一数字在三年前,2015年中报中仅为130家。而今年年初,星美控股还表态称,力争本年度完成450家影院的发展目标。

  疯狂扩张的后遗症已经凸显,星美系影院相继停业。12月6日,星美控股发布财报称,截至11月30日,公司旗下约320家影院,其中约140家暂停营业。但《证券日报》记者12月11日逐个梳理发现,短短11天,星美系暂停营业的影院扩大至258家,占比超过80%。

  同时,根据星美控股公告,公司运营资金还不足,截至11月30日,公司尚欠员工薪酬1.08亿港元,拖欠物业租金总额约2.01亿港元,以及拖欠电影供应商版权等费用约1.5亿港元。

  此时,中植系给星美带来一丝曙光。12月份以来,中植系旗下高晟财富先后承接了超过50家星美影城。虽然星美得以喘息,但行业整体情况依然不容乐观,关店潮仍在继续。

  对此,万达电影总裁曾茂军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是前两年行业盲目扩张的结果。“行业过去确实存在一些恶性竞争,2015年以前电影行业高速增长,很多资本热钱进入这个行业,进来很多中小影院投资商,但是很多都不具备选址能力和运营能力,而盲目扩张。”

  曾茂军认为,影院开发商进入这个行业,推高了租金,一二线城市租金高企,很多都入不敷出,现金流出现问题。未来一两年会出现边开店边关店的现象,实际上今年已经开始关店了。

  一方面,旧品牌衰落,另一方面,新势力的机会来了。12月11日,国家电影局下发《关于加快电影院建设促进电影市场繁荣发展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其中提到:对于长期管理不善、经营乏力的院线公司,将实行市场退出。这将是我国首次对电影院线公司实行退出机制。

  《意见》鼓励电影院线公司并购重组,鼓励跨地区、跨所有制进行院线整合。同时指出,到2020年,全国加入城市电影院线的电影院银幕总数达到8万块以上,电影院和银幕分布更加合理,与城镇化水平和人口分布更加匹配。

  太合娱乐副总裁邱洪涛表示,“银幕总数扩大,不能理解为单纯的数量增长,不能说在目前6万块的基础上再增加2万块就能达到目标。我认为现有的6万块银幕中,会有一部分死掉,对于这些影院经营者来讲,这可能这就是一个过不去的寒冬。”

  票务平台竞争白热化 优爱腾加速角逐优质内容

  2018年,电影行业自上而下践行去票补化。令人意外的是,这样的环境下,猫眼成功上市,淘票票开始扭亏。对于互联网平台来说,机会已经来临?

  李捷表示,“整个行业在调整,现在是非常明显的阵痛期,对于淘票票来说,利用这次调整积极布局用户市场。未来半年,是淘票票最好的保持进攻队形、全面提升市场份额和用户占有率的机会。”

  “我的KPI就是拿第一,”李捷多次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强调,通过阿里集团巨大的流量入口支持,淘票票将目标放在增量市场,“第一只是时间问题”。

  今年开始,互联网宣发迎来新契机,比如阿里影业成立了灯塔平台,利用数据优势深度参与宣发阶段,及时为片方提供战略建议。今年国内电影市场中,有15部影片票房收入突破10亿元,其中8部都有阿里影业深度参与,包括春节档领跑者《唐人街探案2》、《红海行动》,暑期档冠亚军《我不是药神》、《西虹市首富》,以及国庆档黑马《无双》。

  另一方面,随着用户观看习惯由传统卫视逐渐转向视频网站,对于诸多内容生产者,尤其是视频平台而言,眼下便是最好的时代。

  根据CNNIC调查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网络视频用户规模达5.79亿,同比增长6.3%,占全体网民的75%;手机网络视频用户规模达5.49亿,同比增长9.7%,占全体手机网民的72.9%。94.8%的视频用户会选择使用手机收看网络视频节目。

  在此背景下,以“优爱腾”为代表的视频平台正迎来新的发展机遇。

  根据11月中旬腾讯方面公布的数据显示,其订购用户数达8200万,同比增长79%,按照一般转化率推算,付费会员数量已超过8000万;爱奇艺方面此前披露财报称,截至今年9月底,平台付费会员数量达8070万,较上一季度增长了1350万;优酷方面虽未公布具体数据,但根据此前官方消息,其会员数量与其他平台持平。

  其中值得注意的是,爱奇艺在财报中披露称,第三季度公司总收入为69亿元,同比增长48%;会员收入29亿元,同比增长近八成。而根据爱奇艺高级副总裁耿聃皓透露,截至第三季度末,爱奇艺会员的收入第一次超过广告的收入。

  这意味着,国内视频平台正不断寻求更为有效的商业化的途径。

  有不愿具名的分析人士向记者表示,与国外Netflix等平台依靠会员收费的成熟模式相比,国内在线视频网站仍需“多条腿走路”,即会员和广告均不可或缺,但可以明确的是,平台的会员收入仍有巨大的增长空间。

  事实上,在“得爆款者得会员,得会员者得天下”的普遍认知下,有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眼下付费会员已是大势所趋,会员数量对平台的整体营收来说举足轻重,目前处于胶着状态的优爱腾三方,谁能持续输出“硬货”,谁就有希望实现领跑。

  上百家公司撤离霍尔果斯 明星资本光环难再

  内容行业的热闹并没有体现在股价方面。从2016年底,券商分析师们就喊话“泡沫挤出,价值凸显”,直到现在,传媒板块仍然“跌跌不休”。

  据Wind数据显示,截至12月25日,2018年传媒行业累计下跌37.64%,传媒行业整体板块PE为31倍,已经低于剔除2008年金融危机以外十年行业历史估值低点——2011年的34倍的水平。

  连续跌了三年的传媒板块,似乎已经进入凛冬时节,当所有人都在讨论如何过冬时,就引发一个问题,冬天已经到来,春天还会远吗?

  春天的脚步已经近了。必须强调,虽然过去三年传媒板块的股价跌跌不休,但是行业整体的业绩表现一直十分坚挺。2018年前三季度,文化传媒板块实现营业收入3766亿元,同增16.8%,实现归母净利润448亿元,同比增长2.9%。

  有分析师认为,2018年行业持续下跌,主要是受影视税务调整和游戏版号暂停审核的影响,引发资本恐慌。“从现在来看,未来的走向明确,回暖在即。”

  有人说,崔永元是今年影视行业最大的“黑天鹅”,一条微博引发了行业地震。下半年以来,由“阴阳合同”所引发的对明星税务与天价片酬的关注度不断走高,在国家税务总局介入影视行业税收调查后,相关政策也逐步收紧。

  10月初,国家税务总局发布《关于进一步规范影视行业税收秩序有关工作的通知》,成立规范影视行业税收秩序工作领导小组。要求各影视单位、从业人员自10月10日起,对2016年以来的申报纳税情况进行自查自纠,在12月底前完成该步骤。

  按照此通知要求,全部工作将在2019年7月底前结束,凡在2018年12月底前认真自查自纠、主动补缴税款的,可免于行政处罚。但若并未自我纠正,2019年1月份起,税务机关将对个别拒不纠正的影视行业企业及从业人员开展重点检查,依法严肃处理。

  随着针对影视行业税收的监管愈演愈烈,此前凭借税收优惠政策吸引了诸多资本涌入的霍尔果斯等地,出现了一番大逃离的景象。

  《证券日报》记者查阅下半年的《伊犁日报》发现,自6月份以来,已有百余家在霍尔果斯注册的影视公司发布了申请注销的公告,高峰期曾出现一天之内有25家公司申请注销。

  有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随着税收政策的不断调整,影视行业正逐步进入税收严查阶段,霍尔果斯显然也不是“法外之地”。事实上,包括江苏无锡、浙江东阳等地,此前均对文化产业有扶持政策,眼下也将迎来进一步的规范调整。

  风光之时,影视行业曾是诸多上市公司的跨界首选,如今资本哄然散去,背后的各方明星艺人也不得不做出战略性调整。包括冯小刚、徐静蕾、赵文卓、张丹露、任重、许晴、陈建斌、蒋勤勤等,均在此之列。

  上述业内人士表示,早些年间明星资本在影视市场“如鱼得水”,眼下行业告别野蛮生长,形势尚不明朗,仅依靠明星光环生存而无实际作品产出的公司,在此刻迎来资本离场也在情理之中。“上市公司与明星的深度捆绑,一招不慎就会落得满盘皆输”。

  游戏版号即将放开 IG夺冠助推电竞热

  2018年,政策调整贯穿始终。4月份,国家新闻出版署(国家版权局)、国家电影局统一揭牌。原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的新闻出版管理职责和电影管理职责划入中宣部,一同划归的还有游戏版号审核。

  12月21日,中宣部出版局副局长冯士新在2018年度中国游戏产业年会上表示,首批部分游戏已经完成审核,在抓紧核发版号,由于申报游戏存量比较大,消化需要一段时间。这一发声让整个游戏行业沉浸在“版号即将恢复”的喜悦之中。

  国金证券分析师认为,2018年,游戏行业增长乏力,不应单纯归因于版号停发等监管因素。“手游市场的创新动力枯竭,进入了头部产品驱动的时代;‘端转手’红利即将枯竭;‘IP变现’几乎成了笑柄。总而言之,产品同质化程度高,玩家的审美疲劳日益严重。就算版号恢复了,需求也不会有明显改善,市场竞争格局可能进一步恶化。”

  游戏陷入增长困境的同时,电竞产业在2018年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关注度。

  11月3日,伴随着2018年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以下统称“S8”)的收官,“IG夺冠”一度成为各社交平台刷榜的核心话题。这次胜利,意味着苦等7年之后,中国大陆赛区LPL(英雄联盟职业联赛)迎来了第一个冠军。

  业界普遍认为,在经历过体系混乱、薪酬水平低、设备混杂等诸多状况后,国内电竞产业已经进入了崭新的发展局面。

  公开资料显示,去年年底上海市出台的“文创50条”中,明确提出要加快全球电竞之都的建设。在今年8月份于上海举办的ChinaJoy现场,《证券日报》记者注意到,电竞团队和解说员几乎成了每个展台的标配。

  完美世界CEO萧泓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现在的电竞行业还处于初期阶段,但会有一个巨大的未来。“二三十年后,电竞其实与我们现在所熟悉的传统篮球或足球的竞技模式是完全可以比肩的,甚至可能会超越传统体育。”

  根据《2018年1-6月中国游戏产业报告》显示,今年上半年,国内电子竞技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达417.9亿元,同比增长16.1%。其中,移动电竞收入225.7亿元,同比增长27.9%。

  与电竞行业日益凸显的商业价值相伴而来的,是各方资本的争相涌入。

  据记者不完全统计,2017年初苏宁投资TBG俱乐部;2017年5月份京东投资成立电竞运营子公司;2017年12月份B站组建BLG战队,今年10月份成立电竞公司;2018年3月份新浪正式成立微博电子竞技俱乐部。

  “资本的青睐和主流媒体的认可值得我们开心,但电竞未来的路,显然没有那么平坦”,上述从业者表示,客观来看,一方面,监管层面在将电竞向大众群体进行传播的态度上还较为谨慎;另一方面,电竞概念的变现模式仍在摸索中。

中科汇联承办,easysite内容管理系统,portal门户,舆情监测,搜索引擎,政府门户,信息公开,电子政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