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 邮箱帐号
  • 密码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业界新闻 > 电影评论
开心麻花的"开心秘笈" 讽刺可以犀利内核必须温暖
来源:羊城晚报  发布时间:2018年09月13日

  刘洪涛(资料图片) 开心麻花近年出品多部票房口碑双赢的喜剧电影 制图/范英兰

  2015年,在舞台喜剧领域深耕12年之后,开心麻花推出了自己的首部电影作品《夏洛特烦恼》,一举收获巨大成功。随后出品的电影《驴得水》《羞羞的铁拳》以及今年7月上映的《西虹市首富》,都成为票房和口碑双丰收的爆款,开心麻花也成功将自己从小众的舞台剧公司转变为中国知名的娱乐文化公司。

  爆款的背后是什么?近日,羊城晚报记者专访了开心麻花文化发展有限公司CEO刘洪涛,听他讲述开心麻花的“开心秘笈”。

  标准 嬉皮笑脸插科打诨不是喜剧

  “原创、真诚、真实、观众。”问及创作理念时,刘洪涛反复强调这几个关键词。

  所谓原创,是“大到故事情节,小到一句台词、一个包袱、一个细节,都得是原创的”;同时“真诚”不能缺,要传达真实的情感和人生,不能在空中飘着, “特别警惕那种不真诚的、皮笑肉不笑的喜剧,‘嬉皮笑脸,插科打诨’,那不是我们理解的喜剧”。

  开心麻花的第一部舞台剧叫做《想吃麻花现给你拧》,这个名字来自于电影《渡江侦查记》中的一句台词:“各位客官楼上请,包子馒头热乎饼,想吃麻花现给你拧。”刘洪涛说,这反映了开心麻花的态度:观众来这儿,不是“我们这里有什么,你就凑合吃吧”,而是“你想吃什么,我们就做什么”。

  对于“接地气”一词,刘洪涛也有自己的理解:“夸你‘接地气’,那你就还是没跟地气在一起,是跟普通大众分开的,我们希望创作者就在‘地气’当中。”刘洪涛说,现实中天才往往一冒头就被层层包裹起来,接触不到真正的生活,“我跟创作团队强调,希望团队中出现大量的天才,但不希望天才在空中飘着”。

  发展 专注“试验田”模式不求高产

  谈到成功模式,刘洪涛毫不讳言地“和盘托出”:“通过数百场甚至上千场的舞台演出,不断修正和调整剧本,孵化项目和团队,当项目成熟后,依然由原舞台剧的主创班底来制作成电影。电影成功了,反过来又能助益开心麻花的品牌。”

  这种“试验田”模式,看似简单,其实很难复制,因为背后是开心麻花对于舞台剧十几年的深耕。但是,创作周期长也是这种模式的特点,导致开心麻花的电影作品始终处于”低产”状态。

  对于产量,刘洪涛并不担心:“我们只想做一部成一部,现在开心麻花拥有了200多名演员,三四十人的编剧和导演团队,即使每个团队用3年时间打磨一部好作品,那么产量也肯定会提升。”而面对汹涌而来的资本,开心麻花能否守住初心?刘洪涛表示:“如果想要投资我们,首先要明白我们的理念和调性,我们才欢迎,否则不会接受投资。我们希望给投资人带来的是长远的回报,而不是头两三年好,接下来就坏下去。”

  现状 互联网时代,逗乐观众越来越难

  开心麻花电影多用“自己人”,是否有意“肥水不流外人田”,排斥和外来明星合作?刘洪涛表示,从不排斥和明星合作,很多的时候是迫于现实,因为“明星的档期大多比较紧张和匆忙,很少有人能拿出富足的时间慢慢打磨一部电影。如果有人愿意,又和角色很契合,我们当然欢迎。”

  如今,开心麻花已经有了一批沈腾、马丽、艾伦这样的明星演员,但明星演员也未必能在自家的电影里当主角。以沈腾为例,《夏洛特烦恼》是男一号,《驴得水》没有参与,《羞羞的铁拳》里戏份很少,新片《李茶的姑妈》里则是友情客串。刘洪涛回应:“我们团队没有一哥一姐,开心麻花想自然地形成一个喜剧明星群体,而不是只捧红一两个人。”

  “话剧的原创班底是哪些人,那么出演电影的就是这些人,谁适合角色就谁演。”刘洪涛称,这是开心麻花一贯以来的传统,“不是谁红,角色就是谁的,这样大家越来越注重原创作品”。

  尽管开心麻花被视为当今喜剧界的翘楚,但刘洪涛依然感慨,做喜剧越来越难,“最难的是怎样把观众逗笑!”刘洪涛分析:“今天的观众身处互联网时代,到处都是段子、表情包和自媒体,已经处于一种被过度刺激的状态,再让他们发自内心地笑,难,非常难。”

  观众越来越难以取悦,观众的意见对刘洪涛更加重要了,每逢开心麻花有新电影上映,盯着网页看大量评论,成为他必做的功课:“基本每篇长评,我都会看,除了自家的电影,还会看同期上映的其他电影的评论。”这被刘洪涛视为听取观众意见的重要方式:“现在观众比创作者聪明多了,像《冈仁波齐》《二十二》这种小众的电影,都能获得广泛的认可……那种老觉得自己最聪明、别人傻的创作者,观众是不会喜欢的。”

  风格 喜剧类型多样,内核一定要温暖

  如何满足越来越挑剔的观众?不断创新,是刘洪涛给出的答案:“我们是喜剧公司,但不是单一的爆笑喜剧公司,可以开发更多的喜剧类型,追求风格更多样化,给观众看不一样的喜剧。”

  事实上,虽然开心麻花的电影作品仅有几部,但每一部都在“喜剧”的外壳下,有个性上的差异。在刘洪涛看来,《夏洛特烦恼》是代表麻花舞台风格的典型爆笑喜剧,包袱很密集癫狂;《驴得水》则偏向黑色幽默,很有思想性,在艺术风格上有独特追求;《李茶的姑妈》制作上更“洋气”,用大海沙滩别墅等画面来批判拜金主义,同时戏剧结构非常严谨,环环相扣。

  但变化之中有不变,“年轻、时尚、有梦想、有智慧”始终是开心麻花追寻的共性。刘洪涛强调:“态度可以犀利,可以有强烈的讽刺和批判,但是内核一定要是温暖的,一定让观众看到希望,看到梦想,憧憬美好的生活。”

  未来 舞台剧要做大,电影追求小而美

  开心麻花内部如何解读舞台剧和电影这两个版块的关系?刘洪涛表示:“电影给戏剧带来品牌价值的增值,商业价值被放大。舞台则为电影孵化项目,培养团队。舞台剧确保了现金流,让我们做电影的心态非常从容,对电影也是一种宣传,二者是一种非常良性的互动关系。”

  2010年,开心麻花共演出了210场;2017年,这个数字变成了2100场。八年十倍的增长量蔚为可观,但在刘洪涛看来,中国的电影市场经历过快速增长的“井喷期”,而演出市场还没迎来,“离爆发式的增长还早着,有很大潜力”。

  2017年,舞台剧业务给开心麻花带来了税后7000万元的利润,“虽然在利润结构里比例较小,但这部分非常稳定,而且每年都有增长。未来,我们对于舞台剧营收的基本目标是每年15%以上的提升。”刘洪涛表示。

  信心来自哪儿?刘洪涛认为来自三方面:“首先,品牌影响力越来越大,更多观众走进剧场;第二,演出场地在增加,2017年麻花的演出已经涵盖了70多个城市;第三,创作量也增加,儿童剧、音乐剧,甚至引进了一批外来剧,还开设了舞台艺术培训业务。”

  “话剧、戏剧演出要往大了做,电影业务希望小而美,能做成一个是一个,每一个都达到票房和口碑的双赢。”刘洪涛如此希望。

中科汇联承办,easysite内容管理系统,portal门户,舆情监测,搜索引擎,政府门户,信息公开,电子政务